艷天再一次撫摸著他的虎皮龍椅,陰沉的俊臉上卻怎么多了一絲鄉愁,自從遇見了她之后,那雙驚恐,憂郁的眼神總是能制止住他的行為。難道她真的是自己心靈中黑暗的光明?艷天使勁搖了搖頭,使自己盡快清醒,他暗自自嘲道:那個為了一只小鹿,寧愿舍棄自己生命的小女孩只是自己一生中美好的幻影罷了,雖然她是他一直幻想著的那個影子,但是,她始終不是她,不是她……"/>

    <strike id="tdlrb"></strike>

      <delect id="tdlrb"><del id="tdlrb"></del></del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