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畫重生到A市地產大亨無道德,無品格,無節操,性格差,脾氣差,人緣差的‘三無三差’女顧畫身上。

    既來之則安之,且看她如何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如何的遇神殺神遇鬼殺鬼,從‘三無三差’女變成高大上白富美。

    冷睿池,被冷家趕出家門的冷心冷清的冷血大少爺。白手起家,創立池睿集團,傳言心狠手辣,手段殘忍嗜血,喜歡躲在背后暗算對手讓人毫無招架還手之力。

    一個神秘的傳奇人物讓一個毛都沒有長全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一而再再而三的戲弄,為了江東父老的顏面,他怎么可能輕易的放過?

    當外表冷漠寡言,殘酷如豹,卻內心火熱的冷睿池遇上浮夸紈绔,卻內心純凈腹黑的顧畫,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你戲我弄中,感情逐漸升溫之時,當初為了救她姓名而另嫁他人的前女友帶著一身傷回來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情愛之爭,一場刻骨銘心的愛恨情殤。。。。。。

    相愛前:

    冷睿池:你送我口罩干什么,這里又不像京都有霧霾什么的。

    顧畫:都三十歲的人了,還沒有女朋友,你還有臉出來見人?遮住吧。免得丟人現眼。

    相愛時:

    冷睿池:為什么你總是隨隨便便的沖我發火?

    顧畫:。。。。。。

    冷睿池:憑什么我不能沖你發火?這不公平。

    顧畫:那你就發唄。隨便,反正老話說的好,憤怒的鳥小。你確定你要對我發火?

    誤會時:

    顧畫:你為什么要殺他?為什么?你明知道他對我有多重要。

    冷睿池:比我重要嗎?那我用命來償。

    他看著她的眼睛,扣下她指著他心口的槍的扳機。愛情三十六計,此時能用的只有苦肉計。

    懷孕時:

    顧畫幸福的摸著肚子進行胎教:兒子,我是你媽,長大了掙錢給我花。

    大家狂翻白眼,孩子還敢出來嗎?

    系著圍裙,拿著鍋鏟的男人跑出來,“女兒大膽的出來,我爸有的是錢。"/>

    <strike id="tdlrb"></strike>

      <delect id="tdlrb"><del id="tdlrb"></del></delect>